当前位置:首页 > 胜境初探 > 图话石林 > 石林游记

闻冰轮:石林漫记(散文)

作者:  来源:《安徽文学》2022年第12期  发布时间:2022-11-25

发表于《安徽文学》2022年第12期


石林漫记

闻冰轮


1

千峰比肩,万马奔腾,武士列阵,刀光剑影。扑面而来的是一支势不可挡的浩荡军队,不知我该去统领他们,还是该由他们统领我。

造物之神蓄谋已久,运筹万世,酝酿出如此巨大的一座石头城堡。奇石成阵,浩瀚如林,古朴粗犷,雄伟壮观,苍莽风格既不可一世,又无法混淆。自诞生之日起,它就傲立于万物之上,以帝王的姿态君临天下。鬼斧神工的雕琢似仙似人,似物似神。鸟状、兽状、植物状,抒情状,载满野心与寓意,从形到神均趋向于宇宙的最深奥处。桀骜不驯的恢宏气势,如真似幻的神秘形态,单远眺就足以撼动心魄。我不知哪里是进入它的最佳入口,从哪个角度才能饱览它的壮丽与繁复。

秀美的石林湖成为我进入石林的前序,以一曲辉煌交响曲的前奏姿态。

一尊出水观音安静地泊立在如梦的湖面上,水声欸乃,花香千里,散发着幽幽的清冷气息。微澜中的擎天石柱和倒影共同构成完美的画面,无数次出现在风光杂志的封面上,张扬的魔法与吸引力,令全世界的人趋之若鹜。

狮子池幻化为一种意向与情趣,池边的大狮子照看着池中几只嬉闹的小狮子,而整座山是一个大狮子守护着石林秘境,绵密的景致就此舒展开来。登上海拔一千七百多米的狮子亭,朝南,石海惊涛,苍茫浩瀚的大石林奔来眼底。向东,湖光山色,烟波浩渺的湖面一览无疑。颓败与荒芜,富贵与丰饶,皆有着神的旨意和道的无常。

两头小水牛戏嬉于池塘里,脊背时隐时现,宁谧的田园情趣尽涵青牛戏水间。“初极狭,才通人”,被称谓极狭通人的两峰相挤处仅有三十厘米宽的缝隙,天人合一的精妙,让抵达者在发现之际悠然心会。

猛一抬头,两峰之间夹有一块摇摇欲坠的巨石,千钧一发。望而却步中,我窥见尘寰里美妙的光影。据说这块千钧一发的巨石在此摇摇欲坠已经三百万年,经历无数次地震的考验,始终没有掉下来。

2亿7千万年以前的云贵高原,是一片激荡着辽阔与盛景的汪洋大海,水是维系宇宙万物生灵的灵魂。在石林这片海面上,生长着许多动物与植物,因为它们的存在,世界不再静止寂寥,万物拥有勃勃发生机。生命的原生状态,蓬勃生长的强烈愿望,被渺渺纵横的水波衍生出繁复多变的个性。

炎热的气候,充沛的雨水,动植物的生长或衰亡都具备了加速度,动物植物们的尸骸如同古老的预言一般,缓缓沉积到幽深的海底。这些动植物们最终形成了碳酸钙沉积物。神秘莫测的海水将它们紧紧揽于怀抱,用绵绵若丝的密语将神灵的密码传递给它们,于是这些沉积物具备了最最私密的幻想和最最强烈的渴望。上亿年的时间年轮中,造物之神预设好的奇迹规划依然鲜活如初,一大层厚厚的沉积物蓄积着辽阔雄伟的寓意远景,它们就是石林的前身。

我继续前行着,犹如一名游仙正在访道。随着时间、光线强弱、角度的不断变化,石林在眼前呈现出不同的面貌,它们与我脑海中、记忆中各式各样的想象交相重叠,彼此吻合。摩崖石刻飞天,青石小道通幽,巾生清秀儒雅,和尚潇洒不羁,百兽随处可见,青藤石峰缠绕。我在似梦非梦的秘境里徜徉寻找,辗转感悟,尽力去想象还原它的前世今生。

几十万年后,沉积物终于演变成了化石。神秘莫测的造物密码散布在原梦之乡,历史性的转折源于那场波及华夏大地的燕山运动。沉睡上亿年的海底被一寸一寸渐渐抬高,藏在海底的石头逐渐逐渐露出水面,向这个崭新的世界投下第一抹好奇的眼光。海水时刻不停地拍打岩石,史前神斧上下翻飞挥舞,以悠扬的弓弦在坚硬的岩石上拉出深深的裂痕,那些肌理从此变得纵横深远,绵延于庞大的序曲之中。

我的四周,石峰如剑刀山火海,不管世界如何桃飘李飞,一旦进入石林这片地域,满眼都嶙峋险峻。朋友带领我绕过巍峨雄壮的石屏风,穿过香气清幽的桂花林,我忽然惊异地发现,石峰石柱间竟然有梅花对烛的依稀,有孤鹤晚归的清朗,还有有高古的清雅和冷霜的泠泠,它们随着我的移步换景,一寸寸一缕缕浸入心间。

过一石洞后峰回路转,忽见一小石屋,上刻一行字:且住为佳。这里的地貌在土下溶蚀的作用下,两峰底部凹成一小室,这室如厅似屋,宛然就是一处等候远行者归来小憩的温柔之地。在四周遍布的嶙峋陡峭之中,这温馨小厅忽让我想起一句话: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;盛宴之后,泪流满面。


2

清幽幽的一团梦在石林海拔最低的地方飘然,剑峰池是这片广袤疆域里最幽深的地方,也是最最神秘的地方。池水来自地下,旱季不涸雨季不涨,池水清澈天光云影,四周群峰秀色尽在池中。一柄利剑化作秋霜,凝成冬雪,在天光掠影的石峰间赫然下坠,直入池中。剑锋所向满林肃穆,寂寥古意情境悠悠。我就是那个怅然四顾的侠客,剑气凌云衣袂飘飘,尘埃化去蓝莲绽放,等待完成一场生命的叩问。

朋友带着我转过几道石峰,忽然间就闯入了风光无限的桃花源,仰天俯地间是难以抑制的诗情驰骋。陶渊明描绘的盛景就在脚下,上可观天,下可察地,一马快鞭,一不小心就有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秋毫之末的快感。我们在此流连,种种闲逸之景不期而遇:“古藤同心结”祝人们爱情甜蜜家庭幸福,“双鸟渡食”是上天精工雕塑的神品,“羊有跪乳之义,鸟有反哺之情”栩栩如生。石峰之顶有一头小象在遥望远方,这是“象踞石台”。“千年龟”惟妙惟肖,撒尼人说见了它就心想事成,摸了它就长命百岁。“石钟”是乐神赐给石林的宝贝,敲响之后可以奏出自己的心声。

登上三十米石峰之上的望峰亭,可以俯瞰千峰争奇石柱成林,众山顿时渺小。朋友说闻名遐迩的阿诗玛就隐在亭下的茫茫林海中,那千古传唱的阿诗玛啊,是与不是,虚与不虚,在与不在,爱与不爱,悠忽间变得混沌不清。天光云影鸟翼飞舞,耳畔飘起电影《阿诗玛》的金典旋律,忽然间有些说不清心中的冬雪与夏雨,美丽与哀愁。

曲径通幽中进入一石洞,四周尽是高耸的石壁,只剩下坐井观天之感。往前,两边是直插云霄的石峰。一堵石壁被拦腰斩了一刀,只留下一条窄窄的缝隙,由此仰观苍穹,天只有细细的一线天。《阿诗玛》中的阿黑哥在寻找阿诗玛途中被顽石挡道,他奋力扬鞭,将一巨石劈成两半。如今阿诗玛已无处可寻,从中分作两半的巨石却永远留在了这里。

咸丰年间那位叫赵发的著名起义军首领曾住在石林中,这儿是他驻军扎营的地方,有石桌、石凳、石床、石香炉,还有一泓清泉。在石壁的底部有可容一人出入的小洞,为赵发关押战俘的石监狱。电视剧《西游记》中孙大圣被压在五行山下的场景也是在这儿拍摄的。

莲花池因水中一石酷似莲花而得名,行走其间只觉迷离倘恍虚实交错,大有池边半日尘世十年的唏嘘。

大石林雄伟壮观,诡秘神奇,小石林玲珑剔透,清新俊雅。岁月叠压在泥土之中,草坪如硕大的绿色地毯四季常绿。取经路上的唐僧在这儿打坐念经,悟空石静静立于一旁。

猝不及防间一尊千古传神杰作赫然眼前,气定神闲地美美屹立在那里,随太阳的光影不断变幻着站立的姿态。流云向她致意,歌声为她响起,飞鸟们在她身边任意地离去和归来。这是神灵用灵性的法眼规划出的伟大秘迹,撒尼人最最伟大的女神——阿诗玛。

七千万年前,造物神精密的日晷仪密密颤动,地壳迎来了再次抬升的机缘。沉睡的岩石冉冉露出海面,这一瞬间,她见到了朗朗晴天,广袤大地,见到了巍峨山脉,见到了新生代盆地强大的野生植物群体。所有的大自然体系和精神家园在她周围密密织网,那一刻起,她像人一样拥有了自己的出生地。海水纤细的琴弦弹奏着绵绵长夜的迷惘,浪涛演奏的音律以时间的脉动浸润于她的每一道石纹肌理之中,在她周身形成变幻莫测的水之铭文,将她打造为撒尼人最美丽的模样。

阿诗玛身背竹篓凝视远方,盼望着阿黑哥的到来。撒尼人精神家园的诉说,内心深处的渴求,人性当中的秘密,都隐藏在阿诗玛的凝眸远眺之中。每日,她迎接朝露,凝视暮色,静听山风,安享夜莺,将撒尼人的民族性格与民族精神,以无比完美的姿态,展现给世人。


3

石柱越来越高耸,气魄越来越宏大,步入无数巨石擎天立地之境,便是到了惊世骇俗的乃古石林。

深沉的黑,凝重,辽远,寂寥。

一片威严耸峙的黑色石林拔地而起,黑森森一片绵延不绝,如大海怒涛气势磅礴,像古代战场森严壁垒。这些黑色的石头造型各异,千姿百态,似众仙神色凝重奔往聚会。或成林成片,或雄踞独傲,或立或卧或倚或仰当中,尽显肃穆与苍凉。远处是绵绵青山,近处是田园农舍,奇骏与秀美相互映衬,张弛松紧间尽是鬼斧神工。屏气凝神间,有诸佛参拜,万仙来朝之气象,数目之众,凝视几乎趋于无效。

几十万年光阴里,含有二氧化碳和有机酸的雨水不断冲刷溶蚀,整块的岩石形成形态各异的溶蚀沟,如同创世纪密语的诡异线条。岩体的整体最终神形彻底分离,在鬼斧神工之下形成了石芽、石柱、石门、石峰,形态千奇百怪,轮廓复杂嶙峋。

今日游客稀少,我正好可以静心凝神,细细感受。

乃古是彝族的撒尼语,包含了古老和黑色的意思。徜徉其中,目光触及之处一片蛮荒,满目苍凉。2.7亿年前的白云质灰岩构成的岩石体貌,以灰黑色整体呈现于大地之上,岩石表面的粗粝嶙峋饱含着无法掩饰的沧桑。抬眼望去,高大而密集的石柱呈城堡状、塔状、蘑菇状,或高大雄壮,或粗壮厚重,令人心甘情愿地臣服。

白云湖的水清澈而潋滟,在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。湖中有两座小岛,一为蓬莱岛,一为瀛州岛,这两个名字令我心生遐想。“入海求蓬莱者,言蓬莱不远,而不能至者,殆不见其气”。假如我泛舟上岛,能否一窥通天教主在碧游宫开设的法脉道场,能否偶遇一名灵兽修炼得道而成的仙子?而那瀛洲岛仙居东海,“地方四千里,去西岸七十万里。上生神芝仙草,又有玉石,高且千丈。出泉如酒,味甘,名之为玉醴泉,饮之,数升辄醉,令人长生。洲上多仙家,风俗似吴人,山川如中国也。”

外围的孤山上耸立着许多被风化了的石柱,黝黑的石崖林里有碉堡,有战马,有远古的城垣,是烽烟弥漫的古战场。夕阳西下时,太阳将一片金黄撒在这片沙场上,将军、士兵、战马、兵器笼罩在一片金装里,庄重肃穆且神秘。电视剧《三国演义》当中的很多外景就是这里拍摄的。

穿行在石崖间的小道上,有淳淳的泥土气息夹杂着野花芬芳扑面而来,周身沐浴在田园牧歌当中。岩壁上垂下一道“一线瀑”,虽无法媲美伊瓜苏大瀑布的雄伟壮观,却透着自我的一种气韵。它不需要磅礴轰鸣,不需要虚张声势,兀自温婉曼妙地流淌着。既有闲情逸致,也能滴水穿石,既能安享当下,也能看破红尘。

山上曾有一座石峰寺,据传飞阁凌汉丹桂芬芳,亭台楼阁极为壮观。它始建于明万历年间,乾隆时重修过,至清末尚存有记载,可惜如今已被时代的铁蹄、现代文明的功利、人们的无知与贪婪,横扫得无影无踪。

东区有梁祝相会、众志成城、峰上望、古战场、石破天惊、天鹅恋、猪八戒背媳妇、独石成林、佛手屏、千刃峰、孔雀开屏、承露盆、双狮恋等,尽管都是后人附会给它的名字,却无形中赋予这片苍茫石崖以勃勃生机,将亿万年的沉淀融入人文历史的栩栩故事当中。西区有相依为命、八仙亭、古佛一灯、龙腾虎跃、老君壶、南天栈道、古塔洞天、南一华表、垂帘听政等等,因为有田野环绕而显得开阔明亮,一派田园风光。

尚未充分开发的北区,有羊肠小道可通行。这里岩体高峻雄伟气势非凡,大量石芽分布于草丛之中,许多地段需要在灌木和荒草中穿行,还需要爬壁攀岩。残阳如血,十面埋伏,金戈铁马,杀气逼背……似乎千年前我曾来过这里。

乃古石林石质黝黑,古朴粗粝。它既没有精细纤巧的构思,亦没有细致入微的刻画。然而身临其境便被一股凛然气势所震慑。踏石蹬,入石门,拔野草,探幽林,山禽鸣岗,危石森森。它是桀骜不驯的,气势磅礴的,如怒发冲冠,如大海咆哮,如历经磨难,如沧海桑田,演绎着太多的跌宕起伏与前尘旧事。

石柱与石柱间有着形状各异的塌陷、溶洼或溶斗形态,它们与地下洞穴交互出现,与暗河彼此交织,奇峰、溶洞、湖泊等喀斯特地貌奇观争奇斗艳。这片地域的地下处处有溶洞,比如“弯腰洞”、“蝙蝠洞”、“白云洞”等等。白云洞虽然洞并不长,但景观玲珑剔透,洞内十八个景点以阿美诺的神话传说一线贯穿。其他溶洞仍然是尚待开发的一片神奇处女地。

我终于登上了最高处的峰顶,忽然有了一种种君临天下之感。

壮阔的黑色石海扑面而来,远古的地质风貌如一幅巨大的地图徐徐展开,究竟是造物主的奇思妙想,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还是冥冥之中的某种机缘暗合,造就了它的质感与色泽,阳刚与蛮荒,最终造就了它的苍凉与狂放。

忽然吟出一阕诗句,虽满篇尽是谎言,却美到窒息。

待我君临天下,许你四海为家;

待我了无牵挂,许你浪迹天涯;

待我半生戎马,许你共话桑麻;

待我功成名达,许你花前月下;

待我名满华夏,许你当歌纵马;

待我弦断音垮,许你青丝白发;

待我不再有她,许你淡饭粗茶;

待我高头大马,许你嫁衣红霞;

待我荣华富贵,许你十里桃花;

待我一袭袈裟,许你相思放下。


作者简介


闻冰轮,著有长篇小说《红紫红尘》《三个影子的人》《狼与猫》《黑白之月》,《芭蕾雨的阿拉伯奇幻旅行》《芭蕾雨的南非夺魂之旅》《芭蕾雨马丘比丘历险记》;散文集《红河左岸 边城秘语》《非遗绝唱》《云南美食灿灿巡礼》《盘龙江孕育的城市记忆》《文化昆明》《行走的光影》《一石破天动四方》《我的爱情奔向你》《上元阳歌》等。作品散见于《中国作家》《光明日报》《文艺报》《中国艺术报》《中国民族报》《芳草》《长城》《散文百家》《红豆》《山东文学》《安徽文学》《黄河》《大家》《边疆文学》等。

上一篇:

滇ICP备15008403号 版权所有:云南石林旅游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盛威时代科技集团有限公司

Copyright © 2019-2020. All Rights Reserved. 滇公网安备 53012602000141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190072